苏阿鲸

你再不来,我就要下雪了

【杜方】 此间少年 18

Warnings & Settings


前文隔的有点久了,放个直通车

【方孟韦淋雨生病,被杜见峰从学校接回咖啡店。留宿。】


————————————


18

方孟韦坐在客房的床上,四下打量着这间房间。虽然小了点但很干净,干净到几乎一尘不染,他想他终于知道刚才杜见峰把他拦在隔壁房间等了十五分钟是在鼓捣什么了。

超员工待遇,是杜老板亲自给铺床么?方孟韦弯着唇,手掌轻轻抚过新换上的、铺得没有一丝褶皱的床单。

枕头叠了两个。几个小时前,方孟韦从杜见峰的床上坐起身来,揉着后颈抱怨枕头太低。杜见峰嘴上嫌他少爷脾气又多事,却还是细心地给他摆了两个。

这个人真的很有意思。

楼下的交谈声渐弱,方孟韦拉开门探出脑袋,正听见店里低吟浅唱的英文歌切换成舒缓的轻音乐。毛利民从楼梯处转弯过来,朝方孟韦摆摆手。

“毛大哥,你们结束了?”

“是啊,老杜在准备关店了。”毛利民打开他对面的房门走进去,“早点睡,好好休息。”

“知道了,毛大哥你也早点睡。”方孟韦乖巧的摆手道了晚安,待毛利民关了门,他侧身从开了一半的门里呲溜出去,轻手轻脚地往楼下走。杜见峰已收拾的差不多了,他把洗好的杯盘擦干,整齐地码在消毒柜里。

“孟韦啊,”杜见峰放了最后一个杯子,头也不回地道:“偷吃东西也别挑着这灯火通明的时候,怕我看不见呢?”

方孟韦讪讪放下要偷袭他的手,转头去拿吧台上热好的牛奶杯,“没劲。”

“小兔崽子,你下第一阶台阶我就知道了。”杜见峰把抹布一甩转回头去,“我是军人。”铿锵的四个字还没说完,杜见峰的眉间便蹙了起来,“你呀,不披件衣服就往外跑。烧才刚退呢,别作啊,回去回去!”

“房间里有点闷,我下来看看你有什么要帮忙的。”

“你好好儿的就算是帮了我天大的忙了。”杜见峰索性关了楼下的电源,一把环住方孟韦的肩带着人上楼,“再病了我就不管你了!我最讨厌医院了。”

方孟韦自觉地朝他身上靠了靠,不满地嘟囔,“你别咒我呀……”



信誓旦旦声称自己不认床不失眠的方孟韦,在躺下两个小时后烦躁地坐起身来。

他归罪于最后那杯牛奶。

后知后觉的想起来,那杯牛奶是不是给他准备的也不一定,说不准是杜见锋自己有喝奶这习惯呢?结果他毫不客气地给喝了,闹得自己睡不着觉。

方孟韦拢着被子呆坐了一会儿。他开着窗户,但房间里还是安静得可怕。苍陵路本就寂寥,大半夜的连路过的车都很少,最多能听见小巷子里野猫野狗的细弱叫声。

半夜两点多,毫无睡意的方孟韦翻身下床,出门走到了杜见锋房前。他知道杜见锋作息极度规律,这会儿肯定是睡了。

良好到几乎严苛的家教告诉他,即便他自己睡不着,也不该去打扰别人的睡眠。如果是在家里,方孟韦绝对会直挺挺地在床上躺到清晨或者翻出本书来打发时间,第二天再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出房门。

可杜见锋不一样。说不出哪里不一样,但方孟韦就是很自然地走到他的房门口,想去把他闹醒,陪自己一起失眠。杜见锋不会生气也不会抱怨,方孟韦很肯定,甚至那人或许还很希望自己敲开他的门。

方孟韦曲起指节,在门上轻轻叩了叩。房里没声音。方孟韦又等了一会儿,他担心对门的毛利民被他吵醒,试探着转了转门把手,朝里一推。

床头的一盏暖黄色的灯‘啪’的亮起来,杜见锋睡眼朦胧地靠在床头,对他招招手,“孟韦,过来吧。”

方孟韦眼睛亮亮的,小碎步跑过去。杜见峰轻轻笑了一下,往墙那边挪了挪让出半个床位来。方孟韦爬上床去,小心地掀起被子一角,滴溜溜滚了进去。杜见峰借着关灯的姿势把人往怀里再搂搂,自己也躺下去。

灯光暗去,房里的窗帘也拉地紧紧的,杜见峰放低了声音问他,“怎么睡不着?”

沉厚的气音在方孟韦耳畔打着转,目不能视物的情况下,耳边飘荡着的声音似乎放大了许多倍撞向他的每一根神经。他颤了一下,手里攥了攥被子,“冷。”说着还像模像样地搓了搓裸露在外的半截小臂,再朝杜见峰那边挤了挤。杜见峰从善如流地打开自己的怀抱,伸手在他额头和耳后探了探温度,“没再烧起来,你还有哪儿不舒服么?”

一个‘没’字在嘴边绕了几圈又被他咽下去,方孟韦煞有其事地顿了几秒,皱了皱眉头道:“唔……头晕。”哼唧两声又补充:“晕得睡不着。”

杜见峰睡意去的很快,他捏着被子角给人掖紧了,随口问:“那、我陪你说说话?”


许是黑夜容易使人麻痹, 诱人敞开心扉。平素里冷冷清清不爱说话的方孟韦,窝在杜见峰暖烘烘的被子和暖烘烘的胸膛里,断断续续地给他讲了不少事,讲他崇敬而思念的大哥,讲他活泼而爱慕的表妹,讲他板正而遥远的父亲。杜见峰多数只是安静的听,时不时插上几句话,最后还是耐不住问他,“那你妈妈呢?”

方孟韦一下子住了口,久久没作声。杜见峰心知是戳到了他的痛点,懊恼地在黑暗中呲了呲牙,干咳两声想把这话绕过去。

没想到方孟韦扒着他肩膀扭上来,牢牢捉住他的视线,轻声道:“我从来没给别人讲过我妈妈。”他咬了咬下唇,凑近一点,“杜见峰,你要听么?”

房间里几乎没有光线,但杜见峰真真切切地望进了方孟韦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眸。

部队里几个有女朋友的兵总爱有事没事的显摆,他记得有谁说过自己女朋友的眼睛很好看,又大又亮,专注地望过来的时候好像眼睛里落了星星一样。

杜见峰看着近在咫尺的人,想着,落了星星算什么?这双眸子,这双紧紧注视着自己的眸子,它就是缀着星子的夜空。

搭在方孟韦背后的手慢慢移到他脸庞上,温热的指尖将将触到他眼角的时候,杜见峰忽然回过神来。于是那手便硬生生转了个方向,拂过方孟韦的鬓角,把他的碎发拨到耳后去。

“杜见峰?”

“你说吧,”杜见峰弯起唇角,手又重新抚到方孟韦背后去把人抱紧了,“我听着呢。”


评论(9)
热度(66)

© 苏阿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