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阿鲸

你再不来,我就要下雪了

【凌李】李熏然仍不知道凌远到底是在生气还是在吃醋

开年第一篇放肉会不会有好运气呢♪(^∇^*)

这是之前嗦好的凌李车,蔺靖就等四百再写了咯

——————

用过一次床之后,大概以后再也无缘用它了

庄季出没请注意

———————


李熏然靠在院长办公室真皮沙发的柔软靠背上,坐姿乖巧,双手抱着杯奶茶,一双眸子直勾勾地盯着坐在宽大办公桌后心无旁骛看文件的凌远。

恩……倒也算不上是心无旁骛。被这么热忱的两道视线盯了半天,凌远自然是感觉得到的,只是他现在还在气头上,硬是不肯抬眼去看一眼那拼命示好的小孩儿,转了神思投入手上的文件里头。

李熏然眼睛瞪到发酸都没换来凌远往这儿瞥一瞥,他故意拖出响亮的‘嗦’声喝掉了最后一口,颇有些气急败坏地把奶茶杯拍到茶几上。动作稍稍大了一些,不注意便扯到了腰侧的伤口,李熏然轻声‘嘶’了一声,余光看见凌远手里的笔尖顿了顿,过了会儿才继续顺畅地写下去。

李熏然摸摸鼻尖,自知理亏地又乖乖坐好。他掏出手机来,苦恼地给季白发消息。

-三哥,江湖救急!!!庄医生气你受了伤的时候,你怎么哄的?


伤也不是什么大伤,不过是李警官回家路上碰着个抢包的匪徒,二话没说拔腿追了上去。包是抢回来了,人也抓着了,就是制服过程中没留意对方掏了把水果刀出来,不小心给划拉了一下。李熏然身手敏捷,躲得也算快,本就不怎么锋利的小刀只划破点皮肉,血都没怎么流。要不是被抢了包的姑娘激动不已地扑到他身上使劲抱了抱,李熏然都没感觉到自己受了伤。

但是,搁凌远眼里可就不是这样儿的。

那天凌院长正要下班回家,电梯门一打开就看见自家小警官被一众热心路人围着架进来,有个嗓门儿极大的老阿姨撕心裂肺地吼着找医生,仿若下一秒李熏然要英勇就义了一般。凌远脚下趔趄了一下,急急忙忙往过跑,就看着李熏然一手捂着腰侧,满手的血。

肝胆科的凌大教授吓得差点一个平地摔。

等亲自把人捉进诊室检查一番,凌远才算放下点心来。李熏然看着凌远的脸色缓了些许,才敢期期艾艾地认错求放过。还不等凌远松口,那被抢了包的姑娘蹬着高跟鞋便冲了进来,上手就又扑向了李熏然。门口堵着的几个老阿姨和老大爷七嘴八舌地赞扬着李警官的丰功伟绩,又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开始夸奖里头的两人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李熏然脑袋里的警钟响彻天际,他瞪圆了眼睛看向脸色黑如锅底的凌远。院长大人眼底漩涡弥漫,然后就被一通紧急电话拉走,李熏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凌远的背影消失在人头攒动的小小诊室之外。



真是他妈的点儿背!

李熏然疯狂在心里骂脏话。沙发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连忙捞起来看季白的回复。

-示弱。

李熏然琢磨了一下,刚想要再问得具体点儿,季白突然撤回了消息。李熏然愣了三秒,季白很快又发过来了一条。

-撒娇。

李熏然不由得构想了一下季白对着庄恕撒娇的样子,生生忍住了大笑的冲动。

-我昨天就试过了,没用。

-哦,那大概是你撒得太频繁了。

-……三哥你还有其它办法不?

李熏然看着左上角显示的‘正在输入’持续了有一分钟,终于跳出了两条消息。

-做一次就好了。

-不行就再来一次。



叮咚!你收到一份来自三哥的锦囊妙计



全身累到快散架的李熏然又躺回沙发上,看着十分钟前色气满满的凌远打理完后,人模人样地开始收拾残局。

他依旧没想通那个问题。心累。

然后凌远回过头来,噙着笑柔声问他晚上想吃什么。

李熏然心想,去他妈的,这破问题有那么重要么?


李熏然摸到被自己丢在沙发上的手机,给季白回。

-三哥你真是,人生导师啊!!!


完。




——上帝视角——

“喂?三儿。”

“庄恕,你中午是不是说一会儿要去找凌远?”

“是啊,我有个病历要找他讨论一下,我已经在电梯里了。”

“盒盒盒,”季白忽然笑起来,“我劝你别去。”

“恩?为什么?”

“李熏然是不是在院长办公室?”

“大概吧?好像……是听前台的小护士说院长夫人来了。”

“李熏然十分钟前给我发消息,问我怎么哄生气的男朋友。”

“是吗?”庄恕踏出电梯,看了眼紧闭的院长办公室门,弯着唇干脆利落地转身朝另一边的VIP病区走,“所以你给他出了什么主意?”

“当然是,最有效的,最直接的,”季白低沉的笑声未断,“我做事向来不爱拖泥带水。”

“这个你应该知道的最清楚了。”

“My Dear Owen.”




————————

请凌院给庄医生加工资

你猜庄医生回家会不会有惊喜呢

无心复习,只想写文 ← 是的, it's ME

评论(29)
热度(458)
  1. " 童 话 ℃苏阿鲸 转载了此文字

© 苏阿鲸 | Powered by LOFTER